楼市不能任由“郁金香效应”蔓延-原创评论-评论频道-中工网

币游国际会员官网

2021-05-28

分享到:  刚刚过去的一周,全国多地土地拍卖不断创新高,9月23日,苏州一块商服住地拍出亿元历史高价,相似的一幕在南京、合肥、无锡、东莞等城市也屡屡上演。

地价溢价过高点燃了本就火爆的楼市人气,刚需购房者和投资客纷纷入场,像当年买股票一样买房子,南京在9月26日重启限购前,甚至出现了排队离婚现象。

  这不是楼市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景象。

而这种景象,不能简单理解为非理性投资和羊群效应的结果。   事实上,二线楼市出现的周期性疯狂,有其必然性。

其一,是溢出效应的结果。

长期以来,一线城市楼市都是资金青睐之地,但是一线城市楼市投资面临诸多门槛,大量资金转向热门二线城市寻求价值洼地,使二线城市楼市具有了金融属性,催生了二线城市楼市的上涨。

股市的低迷,进一步强化了楼市对资金的吸引力。 其二,是货币政策预期的反应。 2009年刺激性政策,催生了一线城市楼市的飙升,而今天二线城市楼市的爆发,具有类似的背景。

负利率时代和人民币贬值预期升温,强化了投资者的保值增值需求。

楼市发展历史表明,楼市是可靠和成本最低的资产避险之所。 不仅是普通散户,有的上市企业也依靠炒房改善账务报表。

这种经验认识,反过来又再次强化了资金对于楼市的热衷。

其三,市场具有“楼市调控难以彻底”的判断。

每次楼市上涨过快,都引发了调控。

此轮二线城市楼市上涨,已导致不少城市采取了一系列调控手段。 不过众所周知,房地产市场既关系着地方财政收入,同时也起着吸纳超发货币的作用。 因此,即使调控严厉,也是短期性的,中长期来看,楼市仍具有投资价值。

 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必然性,但无疑,二线城市楼市大爆发并不合理。

住宅价格上涨过快压抑正常消费需求,商业地产租金高企令企业不堪重负,资金追求楼市差价让实体经济失血等,形成了新的错配。

而这种错配不利于市场资源的合理分配和产业结构有序调整。   那么,在负利率时代短期内不会结束、人民币贬值预期仍居高不下的情况下,如何将楼市导引到健康发展的轨道?一方面,现实情况下,刚性调控措施仍必不可少。

刚性措施长期看弊大于利,但在楼市已经疯狂的情况下,不得不用重药。 重庆市3年内将关掉1500家房企,就是从供给侧进行调控;另一方面,减轻实体经济负担,改革土地出让金制度,让资金愿意去实体经济寻找出路,让地方财政需求与楼市尽量剥离,楼市上涨的驱动力就可弱化。

  楼市不能任由“郁金香效应”蔓延,不能成为击鼓传花式的风险游戏,不能成为假离婚潮的鼓励者。

楼市的周期性疯狂表明,仅仅凭过去的调控手段显然不够,需从更深层面寻求调控新思维。 这样,才有可能避免泡沫和恐慌性情绪一再出现。